孙小果家庭普通为何能有一群“保护伞” 央视揭秘

时间:2020-03-08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Original Title: News 1 1,一个“孙”和一群“雨伞”!

Video-《新闻1+1》: A“孙”和一伙“雨伞”

12月15日,云南省一些法院一审判处19名被告人有期徒刑2至20年,罪名是孙案涉及的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所犯罪行。

孙的母亲和继父在一审中分别被判最长20年和19年。他们通过向有关人员寄钱,使孙被法院改判为非法再审,并在服刑期间多次获得非法减刑。

△孙的继父李乔忠

△孙的母亲孙

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原局长李乔忠因犯有单位徇私枉法、徇私枉法、收受贿赂、索贿受贿等罪,被有关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9年。

孙,之母孙何,因徇私枉法、徇私舞弊、减刑、行贿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云南省司法厅、监狱系统相关人员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后,分别以受贿、贪污等罪名非法减刑给孙。

罗,原云南省司法厅巡视员,因贪污、减刑、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

刘思源,原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因徇私枉法、减刑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原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因贪污、减刑、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零六个月。

王开贵,前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安全环保司司长,因贪污及减刑被判入狱五年零六个月。

前云南第一监狱监察长贝胡月因徇私枉法、减刑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周,原云南省第一监狱指挥中心警官,因徇私枉法、减刑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温,原云南省第二监狱19区区长,因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减刑。

沈坤,原云南第二监狱医院警官,因徇私舞弊,减刑,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宋洋,原云南省官渡监狱副政委,因贪污减刑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在法院系统相关人员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后,孙对的再审改判为违法、受贿、徇私枉法。

梁子安,原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因徇私枉法、收受贿赂、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田波,原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因徇私枉法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陈超,原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刑事庭副庭长,因贪污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公安局相关人员知道孙涉嫌故意伤害,非法取保候审,意图使其逃避处罚,构成徇私枉法、收受贿赂罪。

杨劲松,原云南省公安局刑侦支队副队长,因受贿被判12年徒刑。

原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原公安局局长李进,因徇私枉法、收受贿赂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原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金,因徇私枉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九个月。

在调查过程中

主持人董倩:人们总是说一件事。他们出来的时候总是会还钱。从孙一案中,我们可以看到,他虽然一次又一次减刑,但这次却被判了25年有期徒刑。同样,母亲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然后他的继父被判处19年有期徒刑。除了他的父母,司法监狱系统有9人,法院有3人,公安系统有3人,企业有2人。他们也受到了法律应有的惩罚。接下来我们将为一位来自中央党校政法系的嘉宾杨晓军教授连线。事实上,杨教授还有一个问题,恐怕大家都很好奇,那就是如果我们看看孙的父母的身份,或者他们的家庭背景,我们都是普通人,但是问题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怎么会给这条路开绿灯,这么多人都愿意帮他们做主。你怎么想呢?

杨晓军,中央党校政法系教授:这位基层干部不小不小。例如,这是他的继父。他曾经是一名公安人员,然后他来到了城管部门。那时他的母亲也在公安,虽然不是官员,但也是警察。那么在基层,这样的家庭应该说是既不大也不小,也没有任何影响。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所谓的关系。你利用我,我也利用你。第二是金钱流动和利益交换的方式。事情的成功或失败与大多数事情都有关系。所以我认为这两个因素在其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主持人:杨教授,如果这种关系和金钱可以打开,但我们看到的问题是,这19把“雨伞”应该说是这个孙。在减刑的过程中,没有人对这种关系和金钱打上问号吗?你认为这种现象怎么样?

中央党校政法系教授杨晓军:从法院的判决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是故意枉法、徇私舞弊、枉法的。换句话说,从法院的判决来看,这个房间里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并不是他们不知道,也不是我们过去经常谈论的和稀泥,是他故意做的。所以是这么一个大官,不管是院长还是任何督察,或者是监狱管理局的任何副局长,他们都愿意为这件事出力,我认为这样做的动机是与金钱和关系有关的。

主持人董倩:但我只是想问别人是否可以给他们开绿灯,但问题是为什么一路上都是绿灯,却没有人开红灯?

杨晓军,中央党校政法系教授:我看到他在找所有的官员,最小的公安局只有一个派出所所长。然后监狱里第二年轻的是一名典狱长。如果里面有这样的职位,其他人都比这个军官大。换句话说,当事人的父母可能没有很多官员,但他要找的人都是高官。这些官员都很能干。如果他想成为一个幽灵,他就能遮住天空。

主持人董倩: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位客户孙的母亲小果。应该说,她在监狱里呆了九年多,因为她保护了她的儿子。为什么他出狱后继续坐牢,而不是被这一段时间的监禁所震惊?

杨晓军,中央党校政法系教授:他的监狱改革实际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事实上,我们经常说有些人说监狱里的犯人已经改过自新了。他将翻开新的一页,洗去他的灵魂,翻开新的一页,走上一条正常的道路。但有些没有,有些甚至可能变得更糟。我们都可以从过去的案例中找到这样的痕迹。今天,这个孙的母亲实际上就是这样一个情况。他可能会说他没有接受过任何成功的教育。他服刑后才出来。事实上,他的内心没有改变,他的行为和他的恶性行为没有得到遏制,甚至可能加剧。

主持人董倩:如果你看看他母亲的刑期,也就是20年,你认为这个刑期的规模和这个系列可能产生的影响是什么?

中央党校政法系杨晓军教授:我觉得很简单。从刑罚的角度来看,他的母亲应该是最高的惩罚。他的继父19岁。应该说,这甚至是他们的勾结。勾结的主谋和主谋应该是他的母亲。因此,他是最高的惩罚。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从法律或社会层面观察,在操作中,个人的行为、他的罪恶后果以及他煽动这件事的根源应该是对社会相对有害的。

由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管辖,玉溪市人民检察院依法起诉孙、等13名被告人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组织、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妨害作证、索贿受贿。

这些罪行都是孙在2010年非法出狱后组织参与的。

今年11月,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等13人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组织的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孙被判七项罪名成立,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开设赌场和寻衅滋事。他决定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20多年前,孙小果被认为是云南昆明黑恶势力的典型代表。

玉溪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孙于1994年和1997年两次因犯罪被判刑,特别是强奸罪、故意伤害罪、暴力侮辱妇女罪、挑衅罪,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

1997年11月,云南一家媒体报道说,孙早在1994年就轮奸了一名年轻女子,但事件发生后,她的出生年份由19岁改为17岁。当时,法院判处孙有期徒刑三年,但他被保外就医,并没有在狱中度过一天。逃脱法律制裁的孙并没有停下来继续他的恶行。

在1999年《掩盖不住的罪恶》的《文选》中,孙、等人详细介绍了强奸、强制侮辱、故意伤害和挑衅的犯罪过程和残酷手段。其中,仅在1997年的8个月里,孙就犯下了至少8起罪行。它涉及2名妇女强奸4名,包括2名未成年人。

孙等人使用了极其残忍的方法。在案件选择中提到,1997年11月,孙等人轮番拳打脚踢受害者张某某,用孙买来的竹筷子和牙签捅伤张某某的胸部,用烟头烫伤张某某的手臂,用牙齿强迫张某某咬大理石茶几,用手肘打张某某的头部,最终造成张某某重伤。

1998年,一篇《中国法律年鉴》的媒体文章揭露了孙一伙在昆明的恶行,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孙因数罪被判处死刑,经重审,法院维持原判。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判处孙死刑。后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中将他的死刑改判为死缓,并在再审中判处20年有期徒刑。孙服刑12年零5个月,刑满释放。

被判死刑的孙,在服刑12年零5个月之后,不仅最终获得减刑,而且提前出狱。因为在狱中,孙小果申请了“联锁锁式防盗地窖盖”的国家专利。

2008年,李乔忠、孙分别与时任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副庭长、第一监狱总工王开贵合谋,通过发明创造,为正在第一监狱服刑的孙减刑。

王开贵协助提供“联动锁紧式防盗井盖”的设计资料。在当时省第七监狱的监工和监狱的狱警的帮助下,监狱里的犯人按照图纸制作了模型。周帮助把模型带出监狱。

2008年10月27日,苏

主持人董倩:我们不妨回忆一下,正是在这一时期,今年4月发起了第二轮中央扫黄打非运动。到5月份,国家反三合会办公室已经将此案置于监管之下。那么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第二轮反腐监督,那么这样的案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继续联系杨晓军教授。杨教授,我们来看看孙的《三进宫》。他的来来往往有什么社会影响?请分析一下。

中央党校政法系教授杨晓军:很明显,这是司法公信力的腐败,然后人们会认为你公安机关做的这件事可能不可行。换句话说,它影响司法机关的权威和信誉。

主持人董倩:如果我们假设如果不是第二轮中央反犯罪和反邪恶监督,这个案子有可能浮出水面吗?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次他有可能被调查吗?

中央党校政法系教授杨晓军:是的,我认为这主要是一个偶然的因素,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以前的过程,也就是说比较容易找到的过程,都已经完成了。然后,在超过10年后,他将实际上服刑12年。他服刑12年后,谁会在12年后再检查一次?一般来说,从我们的系统来看,他不会。因为它不会被检查,所以可能会被永远覆盖。所以这件事情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司法机关之间存在一些邪恶势力,或者说“保护伞”,所以这种反犯罪和反邪恶监督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是非常明显的。

主持人董倩: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被深埋在心底,再也不会发生,或者像这样的管理者怎么可能发现更多这样的案例,并成为一个正常人去发现这样的案例?

中央党校政法系教授杨晓军:这是前面。我们说过这不应该发生。这是一个大前提。那么,如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呢?从我们的系统设计来看,我认为我们的系统设计没有问题。它的问题是什么?有了这些相互制约和监督的制度,它并没有真正得到实施。换句话说,事实上,这个系统的某些部分可能会被暂停。它已经被写了,但是当它被完成时,它可能不跟随这个。所以我认为这是总书记的一段话,就是说,侦查权、检查权、司法权、相互制约和监督的机制还没有真正形成。既然它还没有真正形成,那么它里面的一些人将会变成幽灵并且会成功。这就是说,在早期阶段,这是不会发生的。实事求是地说,在很多情况下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我们有必要谈论必要的监督、检查、过境和这种宣传。例如,根据现行规定,你所谓的减刑分数非常严格。当它被完成时,你必须公开它。你必须让每个人都来看。你必须让监狱里的囚犯背靠背地提出这个意见。他们知道情况。所以,没有人出来,你没有给他这段话,没有人愿意这么做,所以这件事被几个人掩盖了。因此,我认为一个是公开透明的相互制约和监督,另一个是经常性的监督和监督。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杨教授。我们回头看看,如果孙的案子,如果有一个办案的人,或者一个司法界的人,能够反省一下自己,反省一下自己的职业界限在哪里,恐怕今天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