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层变动分歧犹存 昂立教育陷股权纷争前途未卜

时间:2020-02-22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由于讨债、查询、资产出售.高溢价和频繁的并购,onlay education的现金流远离安全,但股东们似乎太忙而无暇顾及。网络教育的下一步是什么?董事会分歧和公司股权纠纷何时结束?

《投资者网》谢英杰

上海新南洋昂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以下简称“网上教育”)2020年的第一场股权之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早。

元旦过后不久,公司董事长周传友提议更换董事会,并任命自己为总裁。这一决定立即遭到了交通大学一些董事的反对,他们担心这一决定会影响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网络教育的股权结构相当复杂。前三名股东CICC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ICC投资”)、上海交通大学工业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通大学投资”)和上海昌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嘉投资”)分别持有22.68%、22.65%和17.19%的股权。

公司股权之争尚未结束,李昂教育管理受到严重损害。然而此时,股东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一个小小的错误可能会导致竞争对手的权力斗争,更不用说关注公司的表现了。

CICC想带头

也许按照CICC投资的原定计划,此时它已经成为了翁丽教育的控股股东,但预期的场景并没有出现。2020年初,CICC计划领先。

根据1月6日翁丽教育的公告,董事长周传友被提名为董事长周传有。免去林涛校长职务,由他担任李教育联合校长,马鹤波担任李教育副主席。三位董事投票反对该法案,其中两位来自交通大学。

“若实际控制人兼董事会主席周传友兼任总裁,不符合无实际控制人协议,公司章程不设联席总裁,副总裁由总裁提名推荐。”交大股东表示,这一人事安排将增加CICC投资对网络教育的影响,可能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化。

针对董事会的分歧,1月7日晚,王力教育收到本所关于董事会决议的质询函,要求王力教育说明相关事宜,此次变更是否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是否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等。

交大系开启防御

从2019年初开始,交大开始防御CICC投资。2019年1月,昂立教育将提前更换董事会,并宣布将进入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状态,交通大学部将不再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当时,CICC投资、交通大学投资、昌嘉投资一致认为,鉴于公司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方持股比例差异较小,他们都保持独立决策权,没有一致行动关系,不能决定选择上市公司半数以上的董事会成员。

因为李昂丰富的教育资源,CICC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据调查数据显示,昂立教育成立于1992年,2014年在新南洋上市,成为为数不多的a股教育培训公司之一。它依靠上海交通大学开展培训。其主要业务是教育和培训,包括K12教育、职业教育、国际教育、学前教育等业务领域。

因此,自2017年以来,CICC一直在二级市场增持网上教育。然而,由于校企改革的压力,公司很难继续增持股份。因此,CICC自愿放弃其控股权,达成了“三权分立”的协议。

在或

在回信中,onli education详细解释了权责发生制的计算基础和公式,表明不存在财务困境。

业内有人分析,“即使不考虑减值准备和或有负债,李昂教育在2018年仍将亏损。通过一次性留出大量减值损失和或有负债,它可以准备在下一年改善业绩。CICC可能还希望通过大规模亏损影响onlay education的股价,并获得继续以低成本增持股票的优势。”

CICC随后的投资证实了许多担忧。2019年5月,昂立教育的股价跌至阶段性低点。昂立教育宣布,计划在6个月内增持0.5%-3.5%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过去CICC增加投资时,公告中总有一句话是“不是为了寻求实际控制权”。然而,在宣布此次增资计划后,CICC投资没有类似的声明。“资金紧张”公司的运营受到了严重打击。股东们还在玩什么游戏?”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在线教育被反复质疑。2017年和2018年,李昂教育给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1.23亿元和2.67亿元,增长率分别为-32.67%和-316.68%。

如CICC投资公司所愿,该公司的业绩将在2019年大幅提升。2019年前三季度,翁丽的教育收入同比增长12.77%,达到17.8亿元,而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同比增长6.72%,达到1.03亿元。

Only Education浓缩表演的法宝是“买买买”。2019年4月,公司先后收购了昂立优培10%的股权和基顿信息91%的股权,双方分别专注于业余教育培训和幼儿英语培训。2019年9月,该公司收购了海外研究咨询公司于伦教育51%的股份。在

期间,它还吸引了监管机构的询问。例如,关于收购于伦教育,上交所质疑收购价格的合理性。收购价格由2019年目标承诺净利润的11倍决定,而2019年业绩承诺是2018年实际净利润的2.31倍。

在高溢价和频繁并购的影响下,昂立教育的现金流远离安全。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onlay教育净现金流出为9000万元。流动负债为15.36亿元,高于流动资产15.11亿元;流量比和速动比分别为0.98和0.93,低于正常值2和1。债务比率达到60.7%,而2017年仅为49%。

2019年8月,李昂教育因未能偿还并购贷款2.2亿元被浦东银行上海分行催告。一个多月后,该公司还宣布将向帆船教育基金提供总额为1.13亿元的贷款,该基金是上述亏损的太阳公司阿斯特朗的控股方。

为了提取资金,李昂教育在2019年10月底宣布全资子公司上海李昂科技计划转让10处房产,总价为9852万元。然而,出售资产只能解决暂时的紧急情况。公司将来会做什么?股权之争何时结束?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者网》联系了在线教育。该公司没有就相关问题做出任何具体解释,理由是它正处于回复调查函的敏感时期。它只表示公告的内容将占主导地位。

1月14日,李昂教育宣布将推迟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信。(由思维财经制作)■

一本之道高清视频在线观,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一道本久日本在线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