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名校杀师案:嫌犯手机系他人没收,遇害老师被学生称妈妈

时间:2020-01-28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1月8日1月7日,Xi 安66中学将继续照常上课,但学校办公室的教师席位将“永远”空出来。五天前,一名学生刺伤了一名即将退休的老师。

1月2日晚上9点左右,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孩在短时间内三次走进了中学的教师办公室。在他最后一次进入办公室后不久,隔壁教室的学生听到一位女老师大喊救命。当学生们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发现55岁的政治老师周躺在血泊中。

学校监控显示袭击周老师的嫌疑人是高三学生李某。那天晚上9点52分,李某翻墙逃离了学校。

在李某天逃离后不到10分钟,周小姐被宣布死亡。她被送往距离学校不到2公里的长安医院进行抢救。

1月7日上午,协助此案的Xi公安局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某天仍然在逃。截至最后期限,没有其他消息表明嫌疑人已被逮捕,仍被怀疑潜逃。

突击

公共信息显示,Xi 安66中学成立于1959年,是陕西省重点高中和陕西省模范高中。根据学校的报告,那天李某是学校高三的寄宿学生。值班老师金枭发现并没收了他,因为他在夜间学习时玩手机。

从那以后,李某每天两次去老师办公室找老师还手机。由于金进不在,他回到了教室。周老师和金老师在同一个办公室,但她不是李某的老师。没有人知道他第三次来办公室时发生了什么。

当学生们看到周老师躺在办公室门口时,李某已经有一天逃离了现场。

犯罪发生后,Xi公安局动用了刑事调查局和京凯分局的有关警力,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进行侦查工作。根据警方的调查文件,李某身高约1.9米,年轻有力,而周老师55岁,即将退休。他不是年轻人的对手。

案发时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没有人知道李某一天是否携带凶器,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刀刺进大多数学生眼中温和和蔼的“周妈妈”(学生对周老师的昵称)。

"她以前很好地保护过她,但是我们再也不能很好地保护她了。"研究生小娜(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我的班主任是周的妈妈,她会在毕业前给每个学生写明信片,在开学前提前加热教室,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我在高中二年级时患了哮喘。是周小姐把我从四楼抬到救护车上,一直陪着我在医院里。她还支付了医疗费用。”许多自称是周老师的学生的网民在新闻评论部分想念她,一些毕业的学生回到他们的母校送花给周老师,希望载她一程。"他的班是一个重点班,属于文科二班."一些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某的性格平时不太引人注目,也没有反驳同学,但他说话较少。

"高三,学生专注于学习,不太注意一个少说的学生."此外,知情人表示,事件发生后,与周老师共事多年的老同事“眼睛肿了这么多天”,心理学家已经进入学校为师生提供心理咨询。

至于嫌疑人李某,学校保持沉默,只在公告中提到他在“单亲家庭”长大。目前,没有媒体报道提及其更详细的增长背景。1月7日上午,在Xi安协助此案的一名派出所警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仍然在逃。

Panic

童小军,中国社会科学院儿童研究中心主任,已经暴露了许多青少年暴力事件。在她看来,有一天李的犯罪行为更接近于一种压力反应,“他被激怒了,但是没有办法控制他的情绪。”

张广玉,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老师,一个犯罪心理学家

2019年10月24日,在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城北实验初级中学,一名身着校服的男生严跟随老师走进教室,然后迅速砸碎他扛在老师头上的板砖10秒钟,总共9次。老师当场倒地,被认为是“极重度颅脑损伤”。男孩遭到攻击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在校园里骑自行车受到了批评。”

大多数学生都称赞了被砸碎的老师的品格和道德。“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和“一个负责任的班主任”.甚至,当颜整夜没有回来,他的父母也无能为力时,老师在半夜找了个人送他回家。这位老师的同事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可能是一项长期的管理责任,但恰恰相反,它会让学生感到报复。

最近遇害的Xi 安66中学周老师显然有很高的职业道德。即使不是自学的学生也愿意关心教育。正因为如此,许多渴望成为人民教师的学生或已经做过教师的年轻人都很担心。

一些相关评论说“看到这样的消息,我打算放弃对教学资源(教师资格证书)的考试”和“将来不要太负责,如果学生失控就让他们走”.

同样的悲剧发生在1月3日下午,也就是周老师被杀的第二天,海南省澄迈县第二中学男教师徐牟庄在校园被杀。凶手曾是徐老师的学生,现已被捕。目前,谋杀的动机不明。

媒体广泛报道的几起“杀老师”事件给教育者带来了无法估量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当人们发现被杀的老师往往被认为是认真负责、关心学生的好老师时,更让人不寒而栗。许多网民感慨:人们的老师是什么时候成为高风险职业的?

回溯

童小军注意到“教师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寄宿学生。"这与李某无关,这只是大势所趋."根据多年的研究经验和数据,童小军得出结论,名寄宿学校的学生更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同龄人之间的欺凌最有可能发生。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做的事情可能比成年人做的事情更残忍。然而,如果学校的老师没有及时发现和干预,甚至在学生寻求帮助后,学校也没有能力和制度安排来解决问题,后果不堪设想。一旦学生们失去了对自己情绪的控制,任何人都可能遭受痛苦。”

童小军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证据,李彦宏的犯罪心理很难具体分析,但这类案件不应该仅仅停留在犯罪现场。“问题也可能来自家庭,但学校和教师必须承担痛苦的后果。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暴力发生前孩子的遭遇,以及他的家庭和成长经历。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总结经验教训,避免更多悲剧。”

跳出耸人听闻的案件本身,教书育人的环境悄然随时代变化。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施李越认为,目前的教育衡量标准主要集中在“教学”层面的各种可量化指标上,而难以纳入评估的“育人”标准则不断被边缘化甚至被抛弃。健康的师生关系通常来自“教育”环节。一个好老师对学生的影响不仅仅是在知识层面,还包括对学生生活发展的深远影响。施李越观察到,“育人”空间的不断缩小在很大程度上使师生关系异化为“商业关系”。我卖知识,你买它,我卖知识服务,你买知识服务。

“今天的家庭教育也很成问题。李越说,理想的教育关系应该是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各司其职,相辅相成的关系但是今天,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经常处于紧张的关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