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欧洲并购远超北美,“工业4.0”引领热潮

时间:2020-01-12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数据显示,截至7月5日,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海外并购共有133家,总额为853.42亿美元。北美104笔交易,总额307.75亿美元。欧洲市场比北美市场热得多。

欧洲,空前友好

德意志银行中国收购项目团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忙碌。目前,希望在海外获得高质量资产的中国企业是多样化和众多的。”德意志银行亚洲收购业务总经理表示。

他认为,2016年上半年欧洲M&A的繁荣是中国企业日益迫切的转型升级需求、中国经济环境和人民币走势预期共同影响的结果。现在,“这些因素仍然在起作用。”

欧洲市场的另一个吸引力来自更友好的监管环境。

在北美市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一直被视为美国外国投资的“守门人”。自2016年以来,该机构加强了对中国买家的审查。

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美国并购案例中有26笔交易最终被取消,总规模为297亿美元。其中,一些受到市场普遍青睐的项目最终被外国投资委员会拒绝。许多外国投资银行家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国大选年”的影响。例如,外国投资委员会可能会增加对太阳能等敏感行业跨境收购的阻力。

李赣基金认为,可以预测,2016年下半年中国企业将在美国市场遭遇更多障碍,从而使欧洲市场更具吸引力。

工业4.0,德国成为“最热”的M&A区

来自M&A类型,107笔海外并购涉及1764.46亿元,其中994笔与风险投资/私募股权相关的M&A交易,同比增长71.4%,环比增长42.6%。

在跨国并购中,针对行业4.0的并购值得关注。

Industry 4.0,即第四次工业革命,生产力4.0,是德国政府在2013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提出的一项高科技计划。自从它被提出以来,它已经迅速地在全世界传播开来。

进入21世纪,制造业面临着全球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新机遇和挑战。特别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世界各国开始更加关注制造业,以寻找促进经济增长的新途径。在这种情况下,工业4.0的到来对制造企业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发展机遇和挑战。

在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4.0产业浪潮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走出去”,寻求外国高科技的融合,提高竞争力。

在地理上,德国现在已经成为中国工业4.0海外并购的“最热门地区”。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并购德国工业4.0的金额约为57亿欧元,其中中国化工收购克劳斯玛菲的金额最高,达到9.25亿欧元。目前,德国仍有9起4.0欧元的并购,交易总额为45.1亿欧元。

Mentor Consulting Company的报告显示,在未来五年内,德国企业将把全部资本投资的50%以上投资于工业4.0。据估计,到2020年,德国公司每年将投资高达400亿欧元。未来十年,智能成套、工业自动化等所有产业链智能升级的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万亿元。

对于这一趋势,“我们正在拥抱一场新的工业革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6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

招商银行前行长马魏华也认为,虽然中国整体经济规模很大,但在技术创新和关键设备方面仍然薄弱。因此,以人工智能、数字化和网络化为代表的工业4.0将为中国提供一个提高国内生产总值质量的机会。

李赣基金认为海外并购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在雄心勃勃的情况下,一个人必须根据自己的能力尽自己所能。

然而,在工业4之前,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从最基本的层面来说,要实现工业4.0,我们需要建立一套可以连接的标准化系统和端口,这是中国制造业中最薄弱的环节。此外,无论技术有多先进,生产标准化和人员技能水平这两个基本问题都不能回避。如果中国不解决最基本的问题,那么中国制造业在工业阶段4.0仍然很难赶上和超越。

复旦大学工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寇宗来教授说:“经济学中有句谚语说,最先进的未必是最好的。也就是说,必须采用适合企业实际情况的技术。因此,企业必须量力而行。他们不仅要看到未来的发展前景,还要注意自己的发展阶段,不要太超前。”

除了巩固我们自己的基础之外,我们还应该对中国4.0产业未来的海外并购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一方面,企业的高层管理者和决策者应该有明确的战略方向和全球化的广阔视野。企业还需要能够承担这些任务的人。他们不仅能说其他国家的语言,了解西方企业制度及其运作过程,还能相互谈判,清楚地知道“海外并购是中国企业成为全球企业的重要途径。最终目标是让自己成为全球性企业。”

此外,风险投资/私募股权的潜力在中国企业对工业4.0的海外并购中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除2016年第一季度外,风险投资/私募股权相关产业4.0海外并购一般不到本季度风险投资/私募股权相关并购总额的5%。

这种情况一方面是由通过私人投资基金资助的传统工业、制造业和其他相关企业比例相对较低造成的;另一方面,中国制造企业由于劳动力成本低,在中国具有巨大的市场优势,对并购缺乏热情。

李赣基金认为,只有通过制造业的工业4.0改革,中国金融业才能有更坚实的基础。

最后,说明“工业4.0”: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