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爆雷二股东退出 众惠相互保险怎么了

时间:2020-03-09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大股东怪雷,二股东退出中汇互助保险怎么了

黄逸梵潘文怡

永泰能源怪雷因债务问题跌入谷底。

根据a股市场的规定,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面值(1元/股)的上市公司将被触发退市。11月15日,其股价跌至1.34元,接近1元退市的红线。

18日也是永泰能源2017年第一期(17永泰能源MTN001)的付息日。截至当日,上海清算所表示,尚未收到任何利息支付资金。

这不是永泰能源第一次拖欠债务。2018年7月5日,上清发布公告显示,永泰能源未能支付同日到期的2017年第四期短期融资券(17只永泰能源004)。第二天,永泰能源同时宣布暂停发行股票和债券。

与此同时,永泰能源的中汇财产互助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中汇互助”)作为最大的发起成员,最近一直处于困境之中。中华互保还认购了永泰能源的4000万元短期债券,该债券已于去年年底到期。此外,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2019年第一季度,中汇保险在71家财产保险公司中的保费投诉数量为24.61亿元,排名第七。涉嫌违法投诉2起,排名第12位;还有5起关于合同纠纷的投诉和4起未决问题。

永泰公司接连受挫

11月18日,上海清算所宣布了永泰能源有限公司首次发行2017年中期票据(代码:缩写为:17永泰能源MTN001)的付息日,“截至今日,我公司尚未收到永泰能源有限公司的利息支付,暂时无法代理发行人支付债券利息。”

数据显示,永泰能源2017年第一期中期票据(永泰能源MTN001)的债务融资工具代码为:该债券产品总发行规模为10亿元,发行期限为3年,该计息期债务融资工具利率为7.50%,应付本息总额为10.53亿元,原支付日期为2020年11月16日。主承销商是华泰证券,联合主承销商是上海银行。

事实上,“17永泰能源MTN001”产品早于2018年7月30日到期,构成重大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当永泰能源在债务问题上举步维艰时,作为最大的发起者,永泰能源却陷入了持续亏损、问题不断暴露、股东退出的恶性循环。

2017年底,中汇通过4000万元的相互外包基金认购了永泰能源2017年第7期短期融资券(永泰能源CP007 17)。几个月后,永泰能源大发雷霆,上述产品违约。

在第一个大发起人怒喝之后,中汇进入了持续亏损期。自成立以来,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已亏损-6059万元。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公司保险收入3.83亿元,同比增长472.12%,保险收入1.17亿元,营业利润1.14亿元。

其中,公司主营业务信用保险、保证保险、短期健康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均承保损失,损失分别为-869.9万元、-4058.43万元、-6693.43万元和-10.75万元。

根据中国银监会官方网站,2019年第一季度中汇相互投诉保费的数量为24.61亿元,在71家财产保险公司中排名第七。涉嫌违法投诉2起,排名第12位;还有5起关于合同纠纷的投诉和4起未决问题。

钟辉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股东相继抛售。

公开数据显示,钟辉成立于2017年,主要发起成员为永泰能源等6家企业和李晶、宋等2名自然人。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为李晶。永泰能源向bec投资2.3亿元

转让后,范俭生物拥有8000万元的初始营运资本债权,占初始营运资本总额的8%,阶段性音乐拥有1万元的初始营运资本债权,占初始营运资本总额的12%;然而,IBV动漫文化已经完全退出,不再拥有共同初始运营资金的债权。

在初始营运资本债券变更后,分时音乐和合资企业被列为彼此的第二大贷方。

然而,到2019年7月25日,前第三大股东仍然选择离开中汇,成立合资公司。

根据中汇发布的《关于变更初始运营资金出借人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合资公司计划将中汇投资的所有初始营运资金及所有附属权益转让给上海吉富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大连瑞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根据公司5月份的公告,上海新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有限公司将分别向内蒙古傅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转让1900万元和3000万元的初始营运资金贷款债权及所有附属权益,但变更尚未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

互保行业未来可发展

据了解,中汇互保是市场上三大互保公司之一。2016年6月22日,中国保监会宣布正式批准成立中汇财产互助保险公司、汇友建筑财产互助保险公司(以下简称“汇友互助”)和梅辛人寿互助保险公司(以下简称“梅辛互助”)。

互助保险在国内起步较晚,但在国外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和一席之地。根据国际互助合作保险组织协会的统计,截至2014年,全球互助保险收入为1.3万亿美元,占全球保险市场的27.1%,覆盖9.2亿人。“从国外的发展经验来看,互助保险适用于道德风险较高、成本较低的保险。公司的被保险人同时也是保险人,可以有效避免因保险人经营不善和被保险人欺诈而造成的道德风险。”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相互保险公司利用资本市场、保证经营业绩的能力有限,内部控制制度不如股份制公司透明。

目前,中国三家互助保险公司各有业务重点,中汇在特定行业(如物流)、特定产业链(如电子商务)和特定区域(如宁波农村互助项目)形成了清晰的业务模式。

惠友和惠友瞄准的是风险难以控制、承销过程相对复杂的建筑工程领域。梅辛人寿是中国唯一的互惠人寿保险机构,专注于构建平台驱动、技术驱动、产品驱动、模型驱动和社区驱动的五大核心业务驱动力。

目前,鲍蕾似乎还没有扩展到整个互助保险行业,只是公共利益受到了相互影响,成员的债务增加了。

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三家互助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均有所增加,均实现了盈利,但在规模上存在明显差距。2019年第三季度,梅辛、中汇和汇友的保费收入分别为4.19亿元、1.64亿元和3100万元,同比分别增长229.92%、210%和0.03%。其中,汇友和汇友环比增速最快,增长34.78%。

净利润方面,梅辛互助、中汇互助、汇友互助三家互助保险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987.79万元、1027.39万元和589.23万元,同比分别增长159.68%、125.61%和243.87%。“从三家互助保险公司的发展来看,互助保险有利于弥补我国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之间的差距。然而,相互保险在中国才刚刚开始发展。哪家保险公司的模式会赢还不确定。然而,如果有人利用相互保险的制度和管理漏洞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那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一位共同保险内部人士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