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涨50倍!用户收入双增长,小度儿童家庭教育加速进化

时间:2020-03-07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非典过后,电子商务和网络游戏进入了爆炸式增长,这不可避免地使人们想到,在新的皇冠流行病结束后,谁能被这一波“无奈的机遇”推上顶峰?

至少目前,有三个互联网行业将会“受益”:

人工智能在药物研发、城市治理等方面表现突出。

方便生活,生活服务配送不出门;

“远程教育/远程办公”用于“远程”信息交换。

其中,网络教育尤为明显。随着“重返工作岗位”的推进,相应的“重返学校”已经遥遥无期。湖北不必说其他“重灾区”,如湖南,最近宣布学校不应该在3月2日之前复课。这一次,在线教育的“机会之窗”有所拓宽。

经历了2019年的艰难,网络教育模式在疫情下出人意料地“走火入魔”,瞬间淹没了数亿师生,推动行业形成极其独特的“小气候”条件和环境。然而,如何在2003年后像电子商务和网络游戏一样具有持续的增长潜力和长期的发展价值,如何从“小气候”平稳地转变为“大气候”,以避免短命的命运,是摆在网络教育桌面上的一个话题。

疫情客观上促进了网络教育的发展,但也给了我们一个总结和回顾行业的机会。网络教育出现了“三级跳”趋势。

1级跳跃:跨终端的在线教育,在移动互联网上寄宿

在线教育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最大的变化发生在2013年,当时在线教育项目激增,英美烟草(BAT)和网易(Netease)等巨头相继进入市场,创业项目层出不穷。今年也被称为“互联网”背景下的网络教育的第一年。

也是在这个时候,在线教育跳出了简单的个人电脑,开始了多终端布局,拓展了商业模式的想象力。

以2013年为分界线,网络教育登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班车,开始从容地狂奔突袭。

二级跳跃:商业浪潮下的资本成熟

从2013年到2018年,经过5年的网上教育,上市浪潮和巨额融资不断高涨,资本加速成熟的能力在这里再次迅速上演。

因此,供给方远远大于需求方,行业预期的“2019年网络教育爆发”并没有实现。除了国家政策的收紧和校外培训的重新洗牌,一项调查显示,到2019年,只有5%的在线教育机构盈利,K12、早期教育、海外学习等领域的裁员和中断将陆续出现。就连儿童英语领域的独角兽成长保险也将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而着名的英语口语培训机构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也将因欠款而倒闭。

三次跳跃:“小气候”倒挂在需求方和供应方

如果二次跳跃的结果继续下去,在线教育将进入老式的情节,等待大规模重组和行业收缩后的下一波高峰。

然而,到了2020年初,流行病关闭了学校,“停课和不间断学习”的政策以及家长的担忧迫使一度处于衰落期的在线教育再次出现。

除了新东方、美好未来、网易有道、向谁学习、51世纪、VIPKID等。这些公司向学校提供免费课程或出口技术服务,具有基础设施服务能力的主要互联网公司也参与其中。支付宝“鲍晓教育”、腾讯教育“持续学习”联盟、学校开放式视频会议、百度1亿儿童教育小免费课程……此外,大量中小平台也加入进来。

疫情已经成为催化剂。它反过来扩大了网络教育产业的需求。需求方大于供应方。下面是大量涌入的用户。获得客户的成本已经大大降低。该行业已经从深秋进入冬季,并直接进入春季。

政策、市场和其他条件为在线教育创造了一个“小气候”,让该行业经历了不符合常识的第三次飞跃。

然而,这一跳仍然令人激动。如果“小气候”可以变成“大气候”,网络教育可能会失败

防止网络教育流成为昙花一现的关键在于,能否在用户的思想、内容、技术和生态层面将用户加热到一种无法与平台一次性分离的“滚动”状态,使用户在不太长的被动接触期内真正接受网络教育,从“被动需求”向“主动需求”低成本转变。

如果网络教育没有在这个机会之窗中“滚动”,即使达到“99度”,也无法完成“大气候”的改变。

目前,在2020年,除了疫情,事实上5G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正在加速网络教育的普及。该行业有望在平衡中成熟,从“小气候”到“大气候”的外部环境会更好。从实施层面来看,网上教育企业或平台可以选择从这四个角度来进行和完成。它们也是这一流行病客观上给我们提供机会消除的四个层面。

在此之前,教育部要求所有学校建立在线教育。从K12到高等教育,在线学习已经开始。在线教育的地位被官方认可为。它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在内容和教学上没有区别。

然而,学生们在苹果应用商店组织了一个小组来给钉子一个不好的评价。当然,在寒假期间,他们因为无聊而被迫学习,但是网络教育的教学方法没有被认可或者说是根本的。

因此,“复课”就更晚了。一些新闻甚至说,上海要到5月1日才会复课(3月1日只在网上组织)。对于在线教育来说,这是一个全面实施高质量教学方法和习惯的机会。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些行业对线下巨头的美好未来和新东方的在线业务有着相似的声音,仅仅是因为“如果所有的课程和费用都取消了.它们只能被关闭”。这只是教学方法的暂时改变。恐怕仅仅改变用户的习惯并浪费一个极好的窗口期是不够的。毕竟,在5G和人工智能时代,诸如增强现实教学和流媒体等新形式有着广泛的探索和自我验证的空间。

味觉只有通过吃髓才能知道,网络教育也是如此。在通常的批判性网络舆论环境下,通过搜索和搜刮获得的优质教学内容,即使被消费者所品尝,也没有机会展现出来。

疫情给了这个机会。在硬需求下,用户排除了所有因素,接触到了传统线下教育所没有的教学内容。如果内容的质量足够好,只有“花束”而不是“小巷的深度”是可用的。疫情下的“小气候”将帮助企业或平台在内容层面上完全完成用户感知和识别。

以儿童教育为例。只有好的内容才能让孩子知道、选择课程并积极体验,从而帮助孩子实现个性发展和健康成长。在流行期间,越来越多的用户认识到智能扬声器的教育前景。小杜、开书讲故事、悟空英语和方毅教育联合推出了价值1亿儿童的免费课程。除了小学语文、数学、英语等基础学科的同步课程外,还有儿童故事、诗歌画报等学前儿童娱乐教学内容。四天内领取者人数超过10万。对于许多用户来说,这种流行态势让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智能扬声器平台上丰富的教学内容。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烧开水”,比平时更注重内容的质量。以智能扬声器为载体,学龄前儿童和K12人群都在小规模平台上发现了有趣而有价值的教学内容。对于更多的玩家来说,他们手中的STEM、编程、人工智能课程和其他内容可以更好的显示出来。

或者,从内容上看,疫情下的“小气候”也是一个放大镜。那些内容差的会更快被拒绝,而那些内容好的会被放大,打破用户对在线教育的心理防御。

老实说,虽然这个行业有很多人在谈论人工智能,但是对于大多数父母来说,人工智能教育是什么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这真的不如体验我好

龙符教育,一个中小型平台,提供免费的“无限”内容的“龙符人工智能”教育语言的三个科目。像松鼠人工智能一样,它专注于个性化学习。

此外,还有许多人工智能教育干预的案例。自然互动和个性化教学,人工智能的加入实际上是回归教育的本质,对正常的网络教育场景作出深刻的改变,这也体现在上述小范围内。基于人工智能的百度不会错过将人工智能融入教育领域的机会。儿童教育课程根据产品设计和内容资源定制儿童群体,例如,通过人工智能儿童面部识别进入儿童模式。桌面自动安排有针对性的启发学习、教育咨询、教育游戏和其他内容,这也充分利用了带屏幕的扬声器(或“智能屏幕”)相对于手机和电脑的交互和内容转换优势。

事实上,从互联网巨头的语音互动布局来看,智能扬声器最终会成为儿童教育层面的“儿童专属设备”。除了个性化的内容安排,它还具有陪同和监督儿童(用人工智能观察儿童的行为,防止“跑腿”学习)和提醒(长时间看屏幕提醒和休息)的功能设置。因此,父母可以第一次安全地将孩子交给智能设备。

在日常的网络教育市场开发过程中,家长往往对品牌有着相同的印象,并且似乎教授相同的内容,这就是“网络教育”。然而,上述教学方法、内容和技术都反映了不同企业或平台的不同特点。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在高价位客户的竞争环境中并没有很好地表现出来。

流行情况允许用户集中精力“尝试”在线教育产品,不同的产品有机会以集中和清晰的方式表达他们的区别,如果它确实有区别价值的话。

这反过来反映了上述教学方法(如流媒体和增强现实教学)、内容(如垂直资源的广度和深度)和技术(如人工智能的各种用途)被用户广泛接受。

总之,从“小气候”到“大气候”,关键是要完成“沸水效应”,通过“小气候”从多个层面充分获得用户的积极认可,并在窗口期抓住机会一次穿刺、煮沸、爬升到新用户的精神高原。

在线教育是一种教育方式的改变。它不是教育产业的完美解毒剂,但它可以充分利用科技手段重塑教育。

正因为如此,如果一种流行病只是收获流量,它就偏离了在线教育的初衷;如果“小气候”不能成功地走向“大气候”,那么“小气候”本身的意义就值得怀疑,甚至是否定的。

在过去半个月的狂热期过后,网络教育可能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来“烧开水”。增加了各种形式的在线教育模式。这是一个相当于2013年的重要机会,不同的明星球员将会出现。

主要有四种类型,结果可能不同:

1。ToB将更深入地寻找只提供访问的在线教育技术服务提供商,比如帮助学校开展在线教学的平台;

2。传统线下巨头的在线平台,如新东方在线和主流在线教育平台,如美好未来(雪尔诗),将借此机会扩大线下和在线业务(但新东方网上的传统课程是被迫做的,不包括在内);

3、纯网络品牌,如ape咨询、51talk、smart English、网易有道等。正在迎来新一轮更加稳定的发展。

4。人工智能硬件切入家庭教育场景。与教育行业和机构相比,这是一种相对特殊的存在形式。例如,在智能扬声器领域,儿童家庭教育的发展趋势值得关注。从环比增长来看,访问用户数和活跃用户数增长了近6倍,教育相关技能收入增长了8倍,一些明星产品甚至可以增长几十倍。这种教育形式有望成为儿童家庭教育领域的一只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