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图到趣店,厦门“梦碎”互联网

时间:2020-01-29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Fun Shop去年在混乱中向南移动,现在已经成为厦门的“新宠”。

4月底,厦门召开投资促进会。罗敏、姚政和张一鸣被聘为厦门的投资顾问。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胡长生亲自递交了聘书。厦门市长庄稼汉宣读了就业名单。那天,罗敏在朋友圈子里快乐地沉浸在这种新身份中。

罗敏定居后,他常说:“扎根芦岛,建设厦门”。商店的工作人员每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似乎很令人愉快。

然而,厦门互联网的“门面”却没有美图公司那么幸运。截至4月29日,美图的股价为每股2.97港元,市值降至125亿港元,较峰值下跌近90%。蔡文胜称之为“三驾马车”的软件、手机和电子商务已经双翼消失。

随着小米在武汉“买房”和瑞星趣味商店的成立,互联网公司的地理变化正在引发新一轮的城市竞争,而厦门正在寻找下一幅“美丽的图画”。

一个蔡文胜激起了厦门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协会曾经发布过一个《2018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发展报告》,其中厦门有四家互联网公司上市:美图、4399小网、吉布特和美友。此外,厦门软件园在游戏、动画等行业也有许多知名公司或子公司,如飞宇科技(Feiyu Technology),更名为中国,米谷动画和网景科技研发中心等。

仔细观察这些厦门互联网公司,大多数公司背后都站着同一个人:蔡文胜。

2008年,蔡文胜把265卖给谷歌后,从北京回到厦门。他在厦门找到了一个熟人,并开始以天使投资者的身份积极参与厦门的互联网业务。第一个是吴洪欣。这两个人在域名圈已经是很久的朋友了。蔡文胜回到厦门后,他们开始讨论互联网产品的孵化和互联网上尚未开发的商机。

最后,吴洪欣把他的眼睛放在了“愚蠢的PS”工具上。同年10月,一款名为迈图大师(Maestro Meitu)的软件上线,后来更名为迈图秀秀。

蔡文胜没想到美图会成为他的职业基础。当时,他热情地请求并劝说站长大会上的人创业,同时,他慷慨解囊,帮助在福建互联网上创业的年轻人。

例如飞宇科技的姚建军和陈建宇。陈建宇曾经是迈图大师的开发者之一。后来他进入了手机游戏,并以一系列《保卫萝卜》而出名。他的公司和姚建军的光环游戏合并成飞鱼技术。蔡文胜不仅是其背后的投资者,还主导了飞鱼的上市。

然而,蔡文胜更迷恋李兴平。李兴平可以说是另一个网站管理员的国王。早在蔡文胜回到厦门之前,李兴平就已经把4399小游戏建成了中国百强网站,但蔡文胜想把4399小游戏做大。今年,他成功说服李兴平将一家早期注册的空壳公司更名为厦门优嘉。该公司最初持有蔡文胜81%的股份,并在2008年重组后将其所有权改为67%。

福建帮可分为两组:一组是龙岩三姐,但他们的初创公司不在福建,另一组是蔡崇信,以蔡文胜为首,集中在厦门软件园。在最初的几年里,蔡文胜甚至花了很多钱在鼓浪屿公园建造了一座综合办公楼,互联网企业家就在这里安家落户,目的是把厦门变成互联网的“重要城市”。

这一想法与厦门致力于软件和信息服务以及大力吸引互联网公司的努力相吻合。2005年,厦门软件园二期开始建设。蔡文胜招募和投资的企业家只是加大了吸引外资的差距。长期以来,蔡文胜一直是厦门互联网企业发展的核心人物。他的天使投资基金和地方金融指导基金也进行了更多的合作。

2018年,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厦门有10名港澳台同胞和外国人,其中包括蔡文胜。

美图的神话破灭了,利益商店的纠纷”来到了

此时,美土上市危机已经开始显现。2017年3月,美国和土耳其股市持续飙升,市值接近1,000亿港元。然而,股价随后大幅回调,6月份的市值仅为361亿港元。此外,在4月和5月,蔡文胜的儿子数次减持公司股份,这引起了公众的怀疑。

起初我们不知道罗敏是否被厦门的邀请所吸引,但很快这家店就上市了,罗敏自己的危机让他不知所措。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趣味商店(Fun Shop)的股价和市值都下跌了80%,100亿元的市值永远不会回归,资本也将逐渐显现出离开市场的迹象。也许也是在这一时期,罗敏决定直接搬到厦门。2018年7月,这两组店铺正式迁往厦门南部。“趣味商店”落户厦门后,罗敏比蔡文胜更积极地为厦门吸引投资,也更深入地融入厦门。

厦门大学98周年庆典,趣味商店捐赠2000万元成立“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研究中心;4月底,厦门召开投资促进会,罗敏受聘为厦门投资顾问。不久,他在店内成立了一个投资促进小组,并亲自担任组长。他亲自联系了新经济领域的企业家和朋友,并邀请他们来厦门。

第一批由歌唱酒吧创始人陈华、松鼠大战创始人杨军组成,第二批则更多,包括美华风险投资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小牛电动车创始人李一男、富友卡车创始人单丹丹、刘楠等。第三批仍在进行中。罗敏把他的朋友介绍给厦门市领导,并说服他们把公司搬到厦门,或者把业务发展和厦门的政策和资源结合起来。

吴世春说,“来厦门的所有感觉都很高兴你来了”。他与厦门市委主要领导进行了很好的交谈。

然而,罗敏的热情似乎不能用利息回报来换取店铺业绩和股价。如今,与上市之初相比,趣味商店的市值蒸发了80%。除了罗敏之外,五大股东已经清空或减持了他们在趣味商店的股份。此外,现金贷款收入增速明显放缓。2018年第一季度贷款余额同比增长86.96%,第二季度同比增长40.3%,第三季度同比仅增长17.7%。它直到第四季度才恢复,增长率仍然低于第一季度。

厦门本土的米兔公司与娱乐商店相比已经跌入谷底,这也给厦门的互联网创业成就带来了麻烦。这似乎解释了厦门急于引进娱乐商店、幸运咖啡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原因。

是互联网造就了厦门,还是厦门推迟了互联网?

在蔡文胜看来,厦门可以和美国的西雅图相比。在罗永好看来,成都让他能够买房子,继续他的梦想。然而,结果并不好。美图卖掉了手机业务,切断了电子商务平台。它仍然不知道将来去哪里。哈默科技直接使成都政府在水漂投资6亿元。

美图和哈默的终结自然是由内部因素造成的。就该市的投资促进和资本引进而言,后者表明,地方援助很难拯救一家面临危险的互联网企业。前者可能再次证明了一种表现: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呆在角落里远离竞争的烟雾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正如张邢俊在感受《郑州没有互联网》时所说:技术需要土壤,互联网也是如此。

蔡文胜一直想像诸葛亮一样坐在家里,了解世界的一切。美图出生的小楼一直是蔡文胜天使投资机构龙陵风险投资的所在地。在他的办公室里,总是有一块写着“隆中欣赏”四个字的牌匾。

但是互联网上的竞争比三国时期变化要快得多。如果不处于战争的“中心”,就很难避免检测到微妙的变量。这是厦门不能给予的任何优惠政策。

与蔡文胜相比,吴洪欣更像佛教徒。他认为初创公司

此外,对于整个厦门互联网行业来说,虽然当年蔡文胜培养了美图、4399小网等初创企业,但这些企业本身并没有建立完整成熟的商业链,这使得厦门无法形成像杭州、深圳这样的产业集聚效应。

今天,厦门和郑州等城市一样,必须认识到一个现实:巨人的缺失不仅意味着就业机会的匮乏,还会导致相关产业的匮乏。

当然,厦门对于一家像趣味商店这样的公司来说,是逃离北上官格的好选择。该店总部位于思明区环岛东路附近的中海紫金大厦,从39楼的落地窗向外望去。蓝色海洋环绕的无尽海岸线和金门岛似乎驱散了工作人员匆忙离开北京前往陌生城市的担忧。更重要的是,厦门给予土地和金钱。为什么不为罗敏做呢?

厦门很早就开始了二线城市和一流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但不幸的是,美图不能成为巨人,趣味商店也不会成为下一个美图。

歪路,独立作家,互联网和科技界的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wddtalk。不保留作者的相关信息,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