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验人性的乌台诗案,苏轼没想到只有对头王安石出来帮他!

时间:2020-01-13 来源:www.taobaojianfei.com.cn

嗨,我又见到你了。今天有趣的历史编辑带来了一篇关于五台诗案的文章。我希望你喜欢。

宋代绝对是文人的黄金时代。高工资,充裕的闲暇时间,文人自由进出阁楼上的楚亭,倚着红绿,唱着一些歌词或歌曲,如《大江东去浪清》或《杨柳岸小冯万悦》或豪放雅洁。经济空前繁荣,文艺政策空前宽松,创造了一个文化高峰。

为什么宋朝的人会这么舒服?

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身为军人的宋太祖深深体会到了军人的恐惧。他们全副武装,如果他们不同意对方,他们会穿和自己一样的黄色长袍。因此,宋朝从建立之初就对士兵充满了戒心。这也是宋太祖重文学轻武器政策的深层原因。宋太祖建立了一座纪念碑,告诉他的后代,他们不能杀死士大夫或写信给他们的人。在这一政策的保护下,宋代的许多文人都很傲慢,如寇准率直,包拯盛怒,范仲淹怨声载道,苏轼怨声载道。

但是这种不杀害士大夫的祖传戒律在宋神宗时代几乎被废除了。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宋神宗非常想杀死苏轼,他既不是一个新党也不是一个老党,他总是对变法怨声载道,无论是明示的还是暗示的。这一切都来自一个叫做“五台诗案”的文艺案件。

五台实际上是宋代的中央监察机构御史台。因为柏树遍布皇家天文台的官方部门,也被称为“柏树平台”。柏树上经常能看到乌鸦,因此得名“五台”。

宋朝的皇家档案局权力很大。它是皇帝的眼睛和耳朵。它也是宋朝皇帝限制首相权力和控制大臣的重要执行机构。皇家天文台的所有官员都是由皇帝亲自任命的,首相无权干涉。宋朝规定,审查机构可以在没有直接和明确证据的情况下,对民事和军事官员行使弹劾权,“如果听到风声,就不必有明确的证据。”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我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它赋予审查机构几乎无限的权力。据统计,整个宋朝有六位总理被御史台弹劾和罢免,甚至赵普也是如此,赵普是一名功勋卓著的老兵,跟随宋太祖和赵匡胤直到死亡。因此,官员们害怕五台,不是柏树上的乌鸦,而是御史台官员的“乌鸦嘴”。

因为,如果时宇的“乌鸦嘴”想治好谁,只需几分钟的时间。

在王安石变法的时代,御史台的“乌鸦嘴”已经瞄准了苏轼。

王安石是个理想主义者。为了实施改革,他提拔了一大批支持他改革的官僚。王安石认为,这些人可能是天使。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是“鸟人”,他们有很大的野心和天赋,但不善于赚钱。与此同时,它与司马光为首的旧党展开了党内斗争,并严重压制了旧党的权力。可以说,苏轼既不是一个新党,也不是一个老党,他可以置身于新旧党之间激烈的斗争之外。然而,偏偏苏轼的政治情商不高。他反对王安石的一些新法和旧党的一些做法。因此,双方对喜欢抱怨的苏轼都不太满意。

王安石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绅士,钦佩苏轼的才华,但他对苏轼明确或含蓄地反对新法有很多问题。王安石大概不会亲自下令时宇的“乌鸦嘴”去检查苏轼。然而,王安石的官员都是善于言词的人。为了让王安石开心,检查苏轼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苏轼当时仍然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官员。他的职业生涯一帆风顺。他先后在密歇根、徐州等地担任首席执行官。他与当地官员和人民关系良好。加上务实、能干和平易近人

尽管宋神宗站在改革的立场上支持新法律,但他没有忘记毛泽东的另一条祖传箴言:“不同的理论相互煽动”。简而言之,皇帝想故意煽动群众与群众斗争,让有不同政治观点、不同不相容甚至宿怨的大臣们共处一天,这样他们就可以每天争吵、战斗,甚至用自己的生命互相战斗,以消除帝国内部的任何潜在威胁。

基于这个阴险的祖训,宋神宗肯定不会因为沈括的含沙射影或年轻的苏轼的一些怨言而杀死苏轼。

而苏轼误判了形势。他认为宋神宗思想极其开放,而且非常有才华。甚至宫廷的太后都说她是国家的支柱。她暗暗抱怨,这可能与此无关。年轻的苏轼显然不明白“抱怨太多不能防止心碎”的原则,继续赶路。

新旧政党之间的党派斗争加剧了。宋神宗坚持“对立观点,相互煽动”的立场,一直摇摆不定。这使王安石的心憔悴不堪,无力支撑他。他辞了职,回到金陵半山花园,隐居在那里。元丰二年,苏轼从充满魅力和魅力的徐州调到了充满杏花和烟雨的湖州。按照惯例,苏轼应该写一篇论文来表达他的感激之情。然而,玉树台的“乌鸦嘴”却发现了这篇论文。正是这篇论文,《湖州上谢表》,打开了五台诗案的封面。

而五台诗案的影响非常大。第一个影响是苏轼此后成为苏东坡。

第二个影响是它迫使年轻的儒家官员苏轼成为中国文化的大师,他精通儒、道、释,擅长诗歌、书法和绘画。浮躁、牢骚满腹的苏轼被迫成为心胸开阔、“风雨无阻”的苏东坡。苏东坡被迫“在家乡感到自在”,对所发生的一切感到高兴,对所发生的一切感到高兴。

第三个影响是五台诗案严重考验了人性。苏东坡入狱后,苏东坡友好的保守主义者和瞧不起讽刺挖苦的改革者表现出完全不同的行为,这使苏轼彻底看透了人生。

苏轼在感谢信中做了一个谦虚的手势:“陛下知道他的愚蠢是不及时的,很难跟上新来者。”我想确保他们年老时不会有任何问题,或者他们能养活这些小人。这句话中的“新进”和“史圣”两个词被抓住了。

这两个词当时很流行,也有特殊的含义。苏轼曾讽刺王安石新提拔的一些恶棍被称为“新晋”。后来,这个词成了描述王安石阵营的一个特殊贬义词。司马光曾经给王安石写过一封长信,信中有“麻烦”。事实上,他指责王安石的政治改革乱搞。结果,“麻烦”成了讽刺新法混乱的同义词。

尽管审查官员不需要直接证据,但在审查者看来,苏轼讽刺法院诽谤新法,证据确凿。

王安石停止了寻找,但朝廷中的新党势力仍在寻找机会惩罚苏轼。最活跃的是丁力,帝国检查员的首相。在丁力的领导下,何陈正、舒丹等皇台官员尽一切可能从苏轼的诗歌中找到更多的证据。

舒丹向宋神宗报告说,苏轼隐藏了他邪恶的心,带着仇恨看着它。他辱骂和亵渎,但那些没有荣誉的人和牧师没有这样的权力。盖陛下寄钱给自己行业的穷人,说:“赢得孩子的声音是好的,一年半在城里更好”;陛下明律以类郡官员,曰“读万卷不读律,以君尧舜知否”;陛下欲禁盐,则曰“闻邵杰忘味,以三月食无盐”;所有其他接触东西的东西都应该用嘴说。一切都不是基于诽谤或中伤。

帝国御史李成丁终于占领了这片土地

一百年过去了,十个人还没有回来,这就更累人了。

这是一座可以埋葬骨头的青山,只有夜晚的雨让他悲伤。

作为国王世界的兄弟,我没有理由活在未来。

看来苏轼认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他告别了他感情最深的哥哥苏哲。

苏轼平时喜欢交朋友。他自称“我可以陪玉帝在上面,陪北田朝廷的乞丐在下面。在我面前,世界上没有坏人”。似乎全世界都是他自己的朋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好人。

苏轼喜欢把他的诗送给朋友。这些朋友中有他的弟弟苏哲、许旺沈,以及29位大臣和名人,包括司马光、范真、张方平和黄庭坚。最终,这些人都受到了苏轼案件的影响。许旺沈被剥夺了所有的官职,因为他向苏轼通风报信。苏哲因为是苏轼的弟弟而被降职。包括司马光在内的其他人将被罚款。

然而,苏轼仍未决定。

在绝望的时候,人性总是可以被考验,显示出它的光明或黑暗。

苏轼曾经作为密友领导的大多数保守派大臣都退缩了。相反,一些被苏轼讽刺的新党官员积极解救了苏轼。

王安石应该是最恨苏轼的人,但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却一直在家失业,力劝宋神宗不要扼杀国家的人才;这个新政党后来被认为质量低劣。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疯狂迫害苏轼的张盾,也为苏轼说话,甚至和桂王总理撕扯着脸。曹操的话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仁宗在位时,曾说苏轼和苏辙兄弟是国家的总理。宋神宗也不想打破祖先不杀文人的规矩,所以苏轼被流放到黄州,开始了人生的另一次旅程。

五台诗案彻底改变了苏轼。在去北京的路上,苏轼几次想在狱中自杀。这时,苏轼仍然是一个胆小怕事,没有大风大浪的人。当苏轼到达黄州时,他似乎有了很大的理解。

在黄州,他向他的朋友要一块地,建了一个叫唐雪的小屋,向白居易学习亲自栽培东坡,向陶渊明学习在东篱下采菊,过着贫穷而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不再是苏轼,谁患得患失。他成了在东坡耕种土地的农民,也成了在唐雪朗诵诗歌、写诗和画画的艺术家。

苏东坡的身体也有儒家积极进取的精神和拥抱世界的雄心。然而,对苏东坡影响更大的是老子无为的愿望和庄子的粗心大意。苏东坡也沉浸在佛教对彼岸的向往中。城隍庙的月光和梵语澄清了他的想法。苏东坡对世界的虚幻理解不再坚持。他放下了自己,最终实现了自己。

我曾在《苏东坡与黄州,谁是谁的精神家园》写道:在黄州,他写给别人的信成为了《寒食帖》的“世界第二行书”;

他写了经典永恒的男性文本《赤壁赋》,犯了一个错误,在黄州获得了赤壁的美名。他写了一篇心胸开阔的文章“回首荒凉的地方,没有风雨无阻”。他写的孤独是“摘下所有冰冷的树枝,拒绝生活,而孤独的沙洲却是寒冷的”;他写道:“永不回头的河流,所有的波浪都消失了,所有的浪漫人物都消失了”。他写了《满庭芳》,看穿了“一个名不见经传、利润微薄的窄角”的命运。他写了一篇深刻的思想“生活就像逆流而上的旅程;我也是一个行人”。

他写了一首无忧无虑的的《安心是我的家乡》。

五台诗案后,苏轼在黄州成为苏东坡,成为中国文化史上最多才多艺的大师。他获得了凤凰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您的原始版权受到任何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youtube.com